顶飘 底飘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37cccc.com


第一章,星期六的發現

  星期六,晚飯後又隻剩我一個看家…無聊的我隻能呆在房間裏玩著psp…  鑰匙轉動的聲音響起,看看手表,半夜一點多了,爸媽終于回來了。  隔著房門聽著爸媽的笑聲,好像剛剛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過了一會兒,媽媽洗完了澡,和爸爸回到了他們的臥室,聽到「滴答」一聲鎖門聲後,呵呵,開始行動……我迅速跑出房間,拿了一個杯子,悄悄貼在他們房門上偷聽:  「兒子睡了沒?」聽到爸爸輕聲的問。  「應該睡了吧,聽他房裏沒什麼動靜。」媽媽有點口齒不清地回答。  「呵呵,騷貨,張開嘴巴,給我檢查檢查。」  「嗯……」媽媽應該是張開了口。  「嗯,很好,要是你的學生知道他們的好老師沒事喜歡含男人的精液,不知道會怎麼想呢,老婆?」爸爸壞壞的說道。  「都是你這壞蛋,還說!」媽媽顯然被說到了心底,有點氣急敗壞的回道。  聽到這,我大吃一驚,身爲老師,平時一向端莊的媽媽,嘴裏竟常常含著精液!我的腦海裏突然顯現出媽媽像A片女優一樣淫蕩地含著滿口精液的畫面……  「把衣服脫掉吧。」爸爸有點命令口吻的說。  「是。」媽媽回答雖然簡單,但聽得出其中的順從。  「﹍﹍唔﹍﹍唔﹍﹍」爸爸似乎在吸允著媽媽的乳頭。  「嗯,老公我好癢,老公快,我受不了了,啊————嗯——」,媽媽好像十分敏感,急切的叫著。  「呵呵,騷貨,我就喜歡看你現在的樣子。我沒空,你求我吧……「爸爸戲弄著媽媽。  「好老公,我求你了,快點進來好嗎?人家受不了了,嗯——」,媽媽苦苦的哀求道。  「把嘴裏的吞下去,給我舔舔再說。」爸爸又命令道。  「好,好,嗚,唔~ 」媽媽好像含下了爸爸的肉棒,吞吐聲十分響亮。  過了一會兒媽媽的呻吟聲又響起「啊——啊——嗯——好舒服老公,用力點幹我——嗯——啊——」媽媽突然大聲的叫了起來,聽聲音應該是爸爸一開始對她的逼抽插起來。「啊啊……嗯…嗯,老公你好厲害,我都要飛上天去了,嗯……不要停,用力……快用力,嗯啊……」  隻聽床上「咿咿呀呀」的聲音聽了,正在我疑惑時。  「喔……頂…頂到花心了…啊……嗯……啊啊……噢……」媽媽又忘情的叫了起來,原來是換了姿勢。  「騷貨,你夾得我好緊,說,你是什麼?」爸爸一邊說,房裏一邊傳來「啪,啪,啪」的巴掌聲,爸爸此時應該正用力的打著媽媽那圓潤的大屁股。  「啊~ 啊~ 我……我是……我是……老公的……母狗……賤奴~ 」媽媽好像已忘記了自己是教師的身份,此時她隻是一隻任人玩弄,任人抽插的母狗,她此時渴望的隻是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爸爸聽著媽媽的浪叫聲好像打了興奮劑一樣,抽動的更加賣力,每一次頂下來床墊就會深深的陷下去,發出更大聲的「咿咿呀呀」,和媽媽的的叫床聲形成了合奏。  「沽滋沽滋」的聲音越來越快,媽媽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似乎已到了臨界點。  「啊……嗯……啊……老……公用力……啊,我……要來……了……」媽媽似乎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喊了出來。  有嚴重戀母情節的我忍不住了,躡手躡腳跑到洗衣機旁,想找到媽媽的內衣褲來讓自己那已經一柱擎天的小弟釋放一下,沒想到,洗衣機裏隻有媽媽換下的連衣裙,並沒有內衣褲。  難道……媽媽出去時是真空的?  沒了媽媽的內衣褲,打飛機的沖動頓時消散。于是,我回到父母親的房間門口,想再一探究竟。沒想到一聽,一片安靜,爸媽應該已經睡了。  帶著一肚子的疑惑回到房裏,躺在床上,根本無法入睡,心裏就像打翻了一尊裝得滿滿的五味瓶,甜酸苦辣都有,想著媽媽像小說和a片裏的那樣被爸爸玩弄,我就激動不已……  一夜無眠。              (第一章,完)

第二章,星期一的發現

  第二天,實在壓抑不住好奇心的我決定一窺究竟,于是當天我托一個賣二手電腦的朋友買了一套針孔攝像機和竊聽器。爲了能最大程度的看清浴室和房間裏發生的一切,我專門要求朋友買了套高清的針孔攝像機,真是下了血本了!  周一,剛剛從朋友那拿到針孔攝像機和竊聽器的我就馬上在浴室和父母親的臥室將它們裝上了。  我把攝像頭藏在了吊燈後面,隻要不搬梯子上去看,平時絕對不會被發現。我還把竊聽器藏到了燈座下,呵呵,萬無一失。  說實話我心裏其實很是緊張,因爲要是裝上的針孔攝像機和竊聽器被爸媽發現了該怎麼辦?到時一切借口肯定都起不了作用。但是,一回想起那晚的一切,我心中對媽媽強烈的占有欲便戰勝了理智,我心裏就隻有一個信念——我一定要看到!  一直等到了到了晚上,媽媽拿了衣服進了浴室,我連忙跑回房間,打開顯示器,目不轉睛的開始了窺視。  隻見媽媽對著鏡子帶上了浴帽後,開始脫下衣服。  脫下了平凡的外衣後,裏面竟是十分性感的黑色蕾絲內衣,內褲也是半透明的蕾絲內褲,想不到平時看似十分端正莊重的媽媽,也會穿著這樣像AV女優所穿的內衣褲。  但回想起星期六晚的一切,呵呵,不足爲奇嘛~  從我懂事以來,還未曾看過媽媽的裸體,此時的心情像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帶著滿心的期待,媽媽脫下了黑色蕾絲內衣褲……  什麼!!我驚呆了,媽媽的肉頭上竟夾著兩個夾子,乳頭顔色竟是淤黑色的,看來這乳頭飽受這虐待多時。視線往下移,隻見媽媽小腹下的陰毛隻有一道直線,應該是經常有修整。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就在媽媽轉過身時,我驚呆了!天吶,媽媽那大大的屁股上,竟寫著「賤奴」兩個大字,當水流劃過媽媽屁股,「賤奴」兩字並沒有褪色,這……這難道是紋上去的?!  過了十分鍾,媽媽洗完了澡,換上了一套鮮紅色的內衣褲,把換下的內衣褲裝到了一個袋子裏,帶回了房間。  這時我恍然大悟,難怪上次我找不到媽媽的內衣褲,原來她把內衣褲帶回了房裏,但換下的衣服爲什麼不洗呢?我又奇怪到。  到了晚上九點,隔壁的鄰居老李又到我家做客。這老李,幾乎每天晚上都到我家來聊天,真不知道有什麼好聊的,每次都還色迷迷的盯著母親!看他那猥瑣的樣子,四十多歲了還是一個人,就知道多失敗。  坐了一會,老李拿出了一個袋子,說是一點禮物,對我媽瞪了瞪,又對我爸笑了下,媽媽看著爸爸,爸爸點了點頭,媽媽便到臥室裏拿出了一個袋子。  不會吧,怎麼是剛才那個裝內衣的袋子!一番客套後,老李收拾了下袋子,回了家,臨走居然前還偷偷摸了媽媽的屁股,媽媽隻是閃了下沒有反抗,爸爸看在眼裏也隻是微微笑著……媽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晚上爸媽走回臥室,我也急忙跟著回了房間,戴上耳機,緊盯著屏幕。屏幕裏媽媽打開了袋子,拿出了一套藍色比基尼,很明顯,內衣上乳頭和內褲上都有白白的痕跡。  「真臭啊,老李怎麼精力那麼好?天天射精,不累啊!」媽媽拿著比基尼道。  「呵呵,那是因爲對著你這條母狗,想不射都難啦,呵呵!」爸爸笑道,「舔一下吧。」  「嗯,」媽媽在那白色的痕跡上舔了一下。  「味道好嗎,呵呵。」  「嗯。」媽媽輕輕的點點了點頭。我心中竟滿懷期待的希望接下來發生點什麼,但期待中的大戰並沒有出現,爸媽嬉戲了一下後便關燈睡覺。  看著屏幕裏安然睡去的父母親得我此時心情依舊難安。那白色痕跡應該就是老李的精液了,爲什麼媽媽會把內衣給他還讓他射在上面呢?還有剛才在浴室看到的是怎麼一回事,媽媽大屁股上「賤奴」二字一直在我眼前浮現,我一定要知道這一切的真相!

第三章夜晚出遊

  接下來幾天,我一直通過視頻監視著媽媽,看著媽媽在洗澡時沾著泡沫的裸體,雖有點下垂但碩大的乳房,有點鼓鼓的小肚子,修剪得性感無比的陰毛,圓潤豐滿的屁股,每次看的時候,我都是忍不住對著她手淫,而在我釋放之後,我的注意力自然又回到了媽媽那淤黑的乳頭和屁股上那怎麼也抹不去的刺眼的「賤奴」二字,難道媽媽這樣一個神聖的老師真的那麼淫賤?看著每天老李將媽媽的內衣褲帶來又帶走,我不得不懷疑媽媽是否隻是給內衣褲讓獨居的老李舒服一下,還是媽媽和老李有私情,但是如果是這樣,爸爸又怎麼會容許呢?  終于,一次意外的發現讓我找到了答案!在星期六的晚上十二點多,爸爸媽媽在距離我宣稱睡覺一個多小時後開始了行動,通過視頻,看到媽媽換起了衣服。  「老公,今天晚上穿什麼去好呢?」媽媽一邊脫著居家服一邊問。  「騷貨,穿什麼都一樣,去了不又是要脫光了……」爸爸笑著說。  「哼,那要是我光著身子去,街上的男人不就看光光了?」媽媽賭氣的說。  「呵呵,我看你還挺享受的,穿上這個吧。」爸爸一邊說著一邊從衣櫃裏拿出看似破破爛爛的皮革緊身衣。  「好吧。」媽媽穿上了緊身衣,隻見紅色的緊身衣緊緊地勒住了媽媽豐滿的身體,那些破的地方露出了媽媽最淫蕩的地方,頂著淤黑色的乳頭的乳房還有那性感的陰戶都暴露在空氣中,轉過身大屁股也是被緊緊的擠在一個洞裏。  天吶,那不是歐美sm片常有的麼?怎麼我平時在媽媽的衣櫃找不到這樣性感的情趣衣服呢?看媽媽連小肚子的線條都擠了出來,可見這緊身衣有多麼得緊,還真擔心媽媽會不會喘不過氣來。  接著爸爸有遞過一雙布滿圖案的黑色絲襪和一雙光亮的紅色皮靴,媽媽也都穿了上去。真是性感十足,我的jj也激動了起來。  這時,門鈴響了,爸爸便走出房門去開門,從門縫一看,原來是老李,隻見他遞給爸爸一個小罐子,「老陳,別忘了這個!」老李笑眯眯的說。  爸爸笑談幾句就回到了房間,遞給了媽媽罐子,「又是老李的?真是麻煩!」媽媽抱怨著,一邊打開罐子,然後往嘴裏倒了些東西,接著就把罐子扔進垃圾桶。  「別忘了,不許吞的!」爸爸說道。  「恩。」媽媽點了點頭,便與爸爸走出房門。當然媽媽此時穿的不會隻是那件緊身衣,身上還穿著一件普通的連衣裙,一直遮到腳,宛如一個良家婦女,完全無法讓人想象到這連衣裙下面是那麼淫蕩的穿著。  「嫂子,怎麼穿得這麼保守?」老李走過來色色的問。  「看看你就知道了。」爸爸笑著說。  媽媽拉起了長長的裙擺,露出了性感的絲襪和皮靴,還有那淫蕩的皮革緊身衣。  老李露出了淫笑,大手在媽媽那紋著「賤奴」兩字的大屁股上重重的拍了幾下,「啪啪啪~ 」屁股被打的聲音清脆得響起。  媽媽舒服地呻吟了一聲,「嗯~ 討厭,我兒子還在睡呢~ 」  「怕什麼,有個賤奴媽媽是他的榮幸,你說是不是啊,賤貨?」老李在媽媽的屁股用力地擰著。  「好啦好啦,等下再玩吧,要不吵醒小揚就沒得玩了,走吧。」爸爸道。  「也是也是,走吧。」老李放開了手,把媽媽的手放進了自己的褲子裏,就這樣帶著媽媽走了,爸爸笑著搖了搖頭,三人走出了家門。  (第三章,完)

第四章

  我確認他們都出了家門,我就溜出了房間,進了爸媽的臥室,打開垃圾桶,撿起了那個小罐子,打開一聞,竟然是一股精液的味道,媽媽嘴裏含的是精液?!而這精液的出處應該就是那個猥瑣地老李吧!  打開媽媽的衣櫃,回想起媽媽的淫蕩著裝,放在鼻子前面深深地一聞,騷味就如同毒品一樣攝入我的心扉,讓我不能自拔……  本來想快速地打一次飛機,但是一想爸媽剛出門,應該還有很多時間給我玩,不如玩得瘋一點玩的盡情一點,于是我的心中就浮現出一個有點變態的想法,而卻不知道這個想法竟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而就在我對著鏡子擺著各種姿勢時,我聽到了大門正被開鎖的聲音,我以一種幾乎超越博古特的速度關上衣櫃門躲到了爸媽房間的窗簾後,隻見爸爸走進了房間。此時我心中突然不由的想到,不知道爸爸看到我這身裝扮會怎麼樣呢?但我還是抑制住了我這個瘋狂的想法。  「怎麼把這個給忘了。」爸爸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打開衣櫃,將一個行李箱從衣櫃拉出,然後拿出一把鑰匙在衣櫃擺弄了一番,接著拿出了一個數碼相機,然後鎖上了鎖,放回行李箱關上衣櫃就急匆匆地出了門。  而這一切就被我看在了眼裏,難怪平時找不到媽媽那些性感的衣服,原來有暗格!我學著爸爸的程序如法炮制找到了兩個被行李箱擋著的暗格,但是在欣喜之餘又發現了一個問題,我沒有鑰匙!就在這是我發現了兩個安格之間露出了一個紙角,可能是爸爸在拿數碼相機時露了出來吧,我輕輕的拉出來一看,原來是一個信封。上面寫著「1992」  打開一看,我的瞳孔放大到了極緻!那是媽媽年輕時極其淫蕩的照片!  第一張,媽媽脫光了衣服,跪在地上舔著一個男人的腳,雙手雙腳都被綁著,而小穴和菊花裏插著一隻青瓜。  第二張,媽媽穿著教師的專業制服半蹲在地上,雙手各拿一根雞巴,舌頭舔著其中一根,眼睛淫蕩的看著鏡頭。  我的全身隨著照片的變換顫抖不已,而且最讓我震驚的是,照片裏出現了2個男人,年輕時的爸爸和老李    這……我看著這數十張照片入了神,這就是一個人民教師,一個賢妻良母,我的媽媽竟是如此的淫蕩下賤,任人玩弄。他們這種瘋狂的性遊戲中,真是令人無法相信!     (第四章,完)

第5章

第二天,我在睡夢中聽到了爸媽回來的聲音,大概是清晨六點多。  「小聲點,別吵醒兒子~ 」聽到了媽媽的有點緊張的聲音。  「哈哈,怕什麼,讓兒子看看你的騷樣也好嘛……」爸爸的聲音充滿了嘲弄。  說著,兩人進入了臥室。  我趕忙打開了視頻,看到了媽媽已經脫下了連衣裙,脫下那性感的緊身皮衣,已經是全裸的狀態,然後很累的趴到了床上,看樣子一定經過了很勞累的一夜。  爸爸笑著在媽媽那紋著「賤奴」二字的圓潤大屁股上重重地打了幾巴掌,媽媽也眯著眼睛輕輕的呻吟著,但好像太累,基本上是一動不動。  爸爸打開了衣櫃,從衣袋裏拿出數碼相機,打開了那個暗格,把相機放了進去,搞定之後也躺到了床上睡了起來。  直到了中午十二點多,媽媽起床洗澡做飯,身上穿的又是十分平凡甚至有些老土的睡衣,但我知道就在這土黃色的睡衣下,是一具淫蕩、任人玩弄的胴體!  吃完飯,我跟爸爸說我的鑰匙掉了,想要跟爸爸拿鑰匙去打一套新的,爸爸也沒想太多,就把隨身的那串鑰匙拿給我,接過鑰匙,我此時心中隻想著一件事——媽媽的淫蕩秘密!  我胡亂吃了幾口跑出門去打鑰匙,當然打回來的鑰匙有額外的兩支!  由于接到電話,好像是舅舅生病了,爸爸媽媽也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門,兩人一身正裝,臨走前還吩咐我要好好學習,當然,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哈哈!  終于,爸爸媽媽出了家門,確認他們遠去後,我飛快地沖到了爸媽的臥室,打開衣櫃,找到了暗格,手有點顫抖地拿著鑰匙,開啓了那期待已久的暗格!  第一個暗格打開了!隻見這暗格裏放滿了一堆淫蕩之物,有束腰馬甲、開檔絲襪、透明胸罩等,還有許多許多情趣用具和光碟,光碟光是封面就讓我十分震撼我都看呆了,想不到爸爸媽媽平時所看的的A片都是如此重口味,這讓我都自愧不如……看的光碟,想到這些媽媽要是都有試過的話,那真是無法想像啊!光是這樣,我的小jj就不由得擡起了頭……  再開啓第二個暗格,裏面除了之前看過的寫著「1992」的信封之外,還有20個信封,分別是1990到2010年,每個信封都有老李存在!  我慢慢地細算,1990年正是爸爸媽媽結婚的那年!難道從結婚開始,爸爸媽媽和老李的淫亂至今都沒有停過!  每一個信封裏,媽媽都有著不同的姿勢和表情,從不同的信封裏可以看出了媽媽年紀的變化,從一個青春美麗的苗條少女漸漸變成一個豐滿性感的風情少婦,從當年單調的肉色絲襪到近幾年的彩色網襪,從當年的纖細身姿到如今的肥乳豐臀,從當年的半推半就略帶羞澀到如今的瘋狂主動如狼似虎……看著媽媽的淫蕩照片,我不由得熱血沸騰,特別是「1991」的,更讓我目瞪口呆!

第6章

看完了這麼多的照片,我正在默默的發呆時,突然發現了爸爸昨夜回來帶走的數碼相機,于是便無比興奮的拿起了相機,打開錄像:            錄像一打開,就是一片漆黑,隻聽見了淫蕩的音樂聲,隨著燈光的漸亮,慢慢地看清楚了,這是一間小房子,看樣子布局跟我家差不多,我想,這可能就是老李家吧。  隻見老李坐在沙發上,拿著一部殘舊相機對著媽媽拍著,而此時的媽媽,正隨著音樂起舞。  「回來啦,怎麼那麼慢啊?」媽媽看著爸爸說。  「哈哈,對啊,阿惠等了可是不耐煩了……」老李笑著說。  「騷貨,是不是想你李哥雞巴啦?看你扭得那麼歡~ 」爸爸裝著嚴肅到,「那開始吧,把這老套的連衣裙脫下來!」  媽媽跟著音樂,一邊扭著肥大的屁股一邊緩緩褪下連衣裙,此時的媽媽,一身緊身皮衣,一對奶子和已經有點濕潤的小穴都暴露在空氣中,那有著複雜花紋的黑絲襪把媽媽大腿上的嫩肉都勒得緊緊地,豐滿的讓人窒息,媽媽轉過身,肥美的大屁股用力得搖著,「賤奴」二字格外醒目,看到這,我不由得摸起了身下那已經擡起頭的小jj。  「阿惠啊,看你,想當年你可是很苗條的啊,現在就胖了那麼多,是不是被我們的精液養肥了啊~ 」老李淫笑著說。  「哼,嫌人家肥了,那算啦,你不要,我這大把人要!」媽媽嘟著嘴,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大屁股,有點生氣的說。  「哈哈,看來你可是想著要讓別人來玩玩你啊,哼,給你點顔色看看!」老李說完,對著爸爸點了點頭。  「賤奴老師!母狗跪下!」爸爸突然命令道。  「是,主人。」媽媽突然間好像變了個樣子,飛速地對著爸爸和老李跪下,頭低低地埋在地上,大屁股高高地翹起,與之前對比,好像媽媽的陰毛都被剃光了,光溜溜的,好像嬰兒的屁股一般。  「你想其他人上你吧,好,現在去把窗簾拉開,把窗戶打開!讓對面的人看看你這騷母狗!」老李嚴厲地說。  「啊~ 又要這樣!」媽媽似乎有點不情願。  「哎呦,你這母狗不聽話了?當年你可是舔著我的腳趾求我玩你的爛逼的哦~ 」老李怪裏怪氣地說。  「好啦,賤奴聽命~ 」媽媽慢慢地爬向窗戶,打開了窗簾和窗戶。  爸爸隻是在一旁看著,露出了微笑。  「好的,現在對著窗戶跳舞,記得聽著節奏打自己的屁屁!」老李下完命令,就把爸爸拉過來,聊起了天,「哈哈,現在對面老蔡常問我怎麼才有個女人在我家讓我玩,我跟他說是隔壁陳老師,他說我吹牛,說這麼淫蕩的女人就隻會是雞而已~ 哈哈!」  「哈哈,難怪他這幾天常來我家坐,原來是想來看看啊,哈哈,還好這騷貨在家穿的就是個主婦一樣……」爸爸竟然不生氣,還和老李有說有笑。  爸爸和老李聊了近五分鍾,而這段時間內,媽媽的動作沒有停下過,「啪、啪、啪……」打屁股的聲音沒有間斷,雖然已經香汗淋漓,但媽媽還是沒有停下,看來媽媽是真的十分聽話。  「行了,爬過來吧。」  媽媽向著鏡頭爬了過來,臉紅撲撲的,性感異常。  「我想撒泡尿哦~ 」老李笑著說,媽媽不經考慮地脫下了老李的褲子,把老李的雞巴掏出來,對準自己的臉,張開了小嘴,雙眼迷離……  老李也真的把尿尿到了媽媽的口中,看著那金黃色的水柱,我並沒有感到惡心,反而刺激異常。媽媽一滴不剩地喝下了老李的尿,還用舌頭把老李的雞巴舔得幹幹淨淨……  然後,老李終于按耐不住,把媽媽拉了起來,讓媽媽跨坐在他身上,大雞巴刺入了媽媽的肥穴之中。  「啊,好爽……大雞吧主人,用力~ 」媽媽馬上浪叫了起來。  「騷貨,爽了吧,看你的樣子,兩天沒操就癢得不行吧,我操死你這母狗……」老李一邊操著一邊用力得拍打媽媽的大屁股。  「賤貨是母狗,賤貨是母豬,賤貨是主人的精液養得越來越肥的……不要停~ 」媽媽已經語無倫次了。  「呵呵,我也一起來吧。」爸爸翻身而上,把雞巴插入了媽媽的屁眼裏,沒有經過潤滑,雞巴竟輕松得擠進了媽媽的菊花裏。  「啊,一起來,我就是你們的騷婊子,我這輩子就是讓你們玩的,操死我吧,主人~ 」媽媽大聲浪叫著,口水都流了下來……  就在爸爸和老李噴射的同時,我身下小小的雞雞也不爭氣的射了……  打了爸媽的電話,知道了他們不回家吃飯,于是我又開始了享受我的特殊樂趣,我穿起了媽媽昨晚穿的那件緊身皮衣,換上紅色的吊帶襪,帶上了皮制長手套,還有一個狗項圈,對著鏡子,模仿著媽媽扭了起來。  就在我忘情的扭著身子,並拍打著自己的大屁股的時候,我從鏡子中看到了一個人——老李……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37cccc.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37cccc.com